2015年3月9日 星期一

那些美好的年代 ?



上面貼的這張圖是我去年7月在福建省某地拍的,我感覺很親切,很像我小時候台灣的小河流,我忽然浮現一個很確實的記憶,那是 1988 年 9 月我上台北借住在朋友舅舅家裡,位置在現在大安森林公園未拆遷前的眷村,第二天一大早我們用他舅舅的真皮 Spalding 打籃球,我一直記得球場邊堆積著小山般的垃圾,我至今仍記得影像卻不記得氣味!奇怪,當時我們怎麼能忍受呢?


最近網路上出現了「驚喜合唱  民歌四十」的 YouTube,我也看了不下十次,裡面的每一首歌都是小時候電視上綜藝節目、錄音帶、救國團活動裡耳熟能詳的歌,不曉得甚麼力量,裡面的歌詞 30 年後仍烙印在我的腦海裡。

民歌雖然號稱始於 1975 年已歷時 40 年,實際上應該是 1980 年左右才藉電視《大學城》、《綜藝一百》的力量從不擅推廣的校園歌手傳播到整個台灣,甚至還傳到當時敵對的中國境內,這次快閃活動選的也都是 1980 年代的歌。


就我個人而言,我很懷念純真的 1980 年代,最溺愛我的阿公、外婆都還在!懷念我暗戀的沈佳宜,懷念童軍的那幾次露營,懷念救國團的澎湖之旅,懷念國 / 高中那些來自五湖四海同學,回首一看,真的佩服那個擅長考試又不用負經濟社會責任的少年自己。

從電影的角度來看 1987~1990 年間片商把過一大堆曾經挨刀子或是禁演的經典名片搬出來曬太陽,那段時間,記得在羅東東一戲院看大銀幕的名片有《亂世佳人》、《魂斷藍橋》、《翠堤春曉》、《羅馬假期》、《齊瓦哥醫生》、《越戰獵鹿人》、《現代啟示錄》、《後窗》、《屋頂上的提琴手》、《西城故事》,就影迷角度而言,80 年代真是一個便宜吃到飽的年代,太懷念了!

但是從客觀 / 總體的角度來看,1980 年代真的美好嗎?

1。當時沒有健保,開刀一次加上紅包動輒要勞工十個月的薪水,農民得了癌症只能用中藥偏方,很多人為了省錢乾脆放棄治療
2。當時電視只有三台,報紙只有三張,沒有網路
3。當時沒有外勞,沒有外國新娘
4。當時沒有日本節目,日本歌
5。當時沒有反對黨,一切國民黨決定
6。當時《舞女》、《酒矸倘賣某》是禁歌


難怪清純的民歌風潮隨著 1988 年蔣經國去世,反對黨成立之後就漸漸沒落了!因為清純的「她」脫離現實太遠了,聰明的民歌推手滾石公司 1990 年發行了無名小卒林強的台語專輯《向前走》一躍成為當年台灣最賣座的專輯!





1980 年代就我個人而言那是美好的年代!

但是一個人的經驗不足以代表社會。

就當時的台灣而言,我不認為那是美好時代。


2015年3月8日 星期日

Louis Jourdan (1921~2015)


今年一月起中國把網路的圍牆築得更高更厚,在農曆年回台之前我有一段時間無法以穩定的速度翻牆到自己的 Blogger 網站,到了奧斯卡金像獎典禮時 In Memorial 系列名單時發現 Louis Jourdan 赫然在列,但是我卻無法上網貼文直到最近幾天。

Louis Jourdan 二戰之後的成名作是以前曾經介紹過的《淒艷斷腸花》(The Paradine Case),第二部作品是跟 Joan Fontaine (1917~2013) 合作演出的《一位陌生女子的來信》(Letter from an Unknown Woman),後來最有名的代表作應該是 1958 年的《金粉世界》(Gigi),這時他年僅 37 歲,就一個男星來看算是非常年輕。進入六十年代之後,Louis Jourdan 一直沒有獲得好的演出機會,到了晚年他給年輕一代最著名的演出反倒是成了 007 系列電影《八爪女》(Octopussy) 裡和 Roger Moore 對抗的大反派了。